fbpx

國際小提琴巨匠蘇顯達:小提琴是我三思而後的叛逆

父母實踐「快樂學習」的教育理念時,最困擾的問題就是「學習壓力」,這兩者之間的平衡到底該如何拿捏,成為「家有小學生」的爸媽都會問的問題;但我的媽媽似乎沒有過這樣的煩惱,不管我使出何種遁逃之術,就是堅持要求我每天都要練琴一個小時。


source:蘇顯達粉絲團@FaceBook

但是當我提出報考音樂系的請求時,第一時間提出反對意見的人,竟然就是我的媽媽。

 

以南風入味的古典樂

我出身台南縣善化鎮,位置就在台南市的正中央;在氣候炎熱的南方,太陽總是毒辣辣的,讓人一時分不清時序,不適合用溫度來數日子,但我的爸媽用龍眼樹、芒果樹、桑葚樹,把四季養在家裡。

傳統的閩南式三合院裡,沒有曬稻穀的沙沙聲,卻有著剛學小提琴時,特有的吱嘎聲響,這就是我童年記憶裡的老家。這要感謝老天爺的成全,我的六叔剛好是位業餘的小提琴手,讓我在五歲的小小年紀,就能展開人生第一次的拜師學藝。

生於物質匱乏的年代,鄉下孩子若想翻身,教育是唯一的途徑。為了讓我們四個兄弟姊妹都能學習樂器,即使家裡經濟狀況入不敷出,媽媽仍咬牙堅持栽培孩子。

當哥哥在練琴時,家裡排行老么的我,總會在一旁「挑毛病」,任何高低音準都無法逃過我的法「耳」,讓媽媽提早發現我在音樂方面的天賦,於是年僅五歲的我,就被媽媽拎著去六叔家學小提琴了。

那時正值愛玩的年紀,尪仔標、打彈珠、摸泥鰍有著無比的吸引力,要小孩犧牲玩耍的時間拿去練琴,這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,所以我小時候非常討厭小提琴。

 

小提琴是我三思而後的叛逆

直到我參加管弦樂團,不只多了同齡的玩伴,更可以跟著樂團「南征北討」,把台北的、菲律賓的風景裝進琴盒裡,我好像就不那麼討厭小提琴了,甚至有點喜歡。

從五歲就開始拉小提琴的我,第一次放棄練琴,發生在國三那年。為了讓我專心準備高中聯考,每天緊盯著我是否有按表操課的媽媽,竟特准我休息一年不必練琴;難得有機會擺脫每天固定的練琴行程,心情好不快樂,但快活日子沒有過太久,後遺症便開始發作,我這才驚覺自己早已愛上小提琴了。

那段沒有小提琴的日子,我只要聽見古典音樂,彷彿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張開來微笑。原來一個人喜歡上音樂,是耳朵會告訴你;但若是愛上了音樂,則是身體會告訴你。

這段經歷讓我在大學聯考時,決定報考音樂系,因為我的生活不只需要音樂,它更是我心靈的定錨。

我堅持報考的態度,只差沒簽切結書,對父母保證我的未來我自己負責。小時候練琴再不甘願,也不敢跟爸媽抱怨一聲的我,這一次為了小提琴挺身而戰,是我三思而後的叛逆。

 

媽媽用血壓紀錄表教我練琴

回首我的學琴之路,就是精準、熱情與堅持;媽媽從小就告訴我:「要學,就要認真學。」要求我定時、定量的練習,每天固定的練琴行程不曾停過。當我留法求學時,遭逢近乎崩潰的信心危機,是媽媽教我的「堅持」讓我撐了下來。

曾讓我引以為傲的琴藝,從台灣來到法國,彷彿是水土不服,聽在教授耳裡盡是錯誤百出的音準,讓我不斷回去重練,頓時感覺自己的能力,比小學生還不如,自信瀕臨崩潰邊緣。

我想起當初為了小提琴,不惜引發家庭戰爭的自己,我決定放下所有成見,如信徒般的虔誠姿態,重新拜在小提琴門下;這才發現重視東方講究韻味,但西方重視精準,於是我從最基礎的音階練習,把拉弦當打高爾夫,必須「一桿進洞」才叫有準。

這種不輕易放棄的性格,也許是受到媽媽潛移默化的影響。媽媽每天固定早晚各量一次血壓,這習慣從沒有間斷過,她現在已經有近十本像辭海般厚的血壓紀錄表。媽媽用他的行動,餵養了我堅持的性格,我才得以弓弦擦亮人生無限的可能。

 

 

【再給自己1分鐘,教育孩子更輕鬆】

學才藝總是半途而廢?國際小提琴家蘇顯達傳授3大持續力祕訣
趙婷:親子溝通「用YES方法說NO」

趙婷分享「打造孩子主動學習力」3大致勝關鍵
佩甄:這件事媽媽「越懶」,孩子學習得更多

 

 

撰文   Joyce
攝影   蘇顯達粉絲團
口述   蘇顯達

蘇顯達     1957 年出生於臺南善化,留學法國取得巴黎師範音樂學院最高級小提琴及室內樂獨奏家文憑,自法返國30多年來,投身於音樂教育不遺餘力,同時亦維持活躍的小提琴演奏生涯。現為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音樂學院院長與音樂系專任教授,並擔任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樂團首席。(擷取自臺灣音樂群像資料庫)

紀錄書寫「讓每個孩子都發亮的課外學習攻略」,用學習儲存一件生活的美好,陪伴孩子一起變得更快樂。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或影片風格,合作請洽:joyce@aibeibi.com.tw或joycememe( LINE ID 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