實驗教育在「實驗」什麼? 台灣首批學生真實表露

我今年31歲,算是台灣第一代接受實驗教育長大的孩子(畢業於種籽實小、國中就讀台北市自主學習實驗班),低年級的時候跟著學校參加過410教改遊行,當然那時候我並不是很懂在遊行什麼。畢業後我也成為實驗教育的老師,有些人聽到這樣的經歷會覺得我好像很有代表性,好奇實驗教育帶給我的影響。

 

目錄
實驗教育在「實驗」什麼
實驗教育,只是父母所給我的教育中的一部分而已
我以為自己真的與眾不同了
我不是念醫科,大學仍讀了7年
結語

 

實驗教育,只是父母所給我的教育中的一部分而已

不過老實說,這個問題我自己也搞不清楚,因為實驗教育終究只是父母給我的教育中的一部分,為什麼我會成為現在這樣的人,實在很難一一歸因。那些國中國小在實驗學校很美好的回憶,我會說那是我的童年回憶,如果要說那是「實驗教育的回憶」,當然也沒錯,只是我會覺得有些刻意。

有人會想去創一所實驗學校,有人會想把小孩送去實驗學校,無非也是想追求一些與一般學校不同的東西吧?就讀實驗學校的我,也受到這些想法的影響,覺得自己因此成為與體制內學生不一樣的人。如果那時你問我實驗教育帶給我哪些影響,我會回答得比現在肯定。

從實驗學校轉入體制內學校,有人會擔心適應問題,不過當時我是一個很乖又有一點讀書小聰明的學生,所以在課業上並沒有碰到什麼困難。頂多是一開始覺得國文老師比起國中又老又沒趣,所以不想讀文言文。不過後來老師很欣賞我的文章,也稱讚我對現代詩的解讀,於是我又開始努力讀書了,學期末還寫卡片謝謝她。

 

我以為自己真的與眾不同了

我在高中進入體制內最大的衝擊,大概是發現這裡的學生,怎麼還是這麼有想法啊?他們的思想不是被僵化的教科書限制了嗎?也以為體制內就是念書念書,不曾想這裡也有不怎麼念書的人。當然環境有時確實限制了我們的選擇,過去那些實驗學校所標榜的生命該有的樣子,是不會忘記但暫時不會實現的約定。

在國小與國中,學校都很注重學生的自主性, 國中就讀的自主學習實驗班,特別開了一門必修課,讓我們探索自己想要的,立定目標,然後學習去完成。所以當初高中沒有考上原本預想的高中,有點沮喪,覺得實驗班出來的學生,怎麼會沒辦法完成自己的目標呢?那時我以為所有體制內的學生,所有我考高中的競爭對手,都跟電腦遊戲的NPC一樣,只會重複做著被設定好的事情,只要我自己升級變強了,就能夠戰勝他們。

等到考大學的時候,我終於證明了自己是能夠完成目標,考上理想大學的。要說的話,這也可以是我自主能力的展現,我沒有補習,沒有被學校的作業考試影響學習的步調,依照自己的計畫筆直地朝向最後的目標前進。我的考試成績,永遠都是越大的考試表現得越好。但誰不是在內心存著什麼盼望?只是有些人成功了,有些人一時被自己、被環境困住了。

如果實驗教育帶給孩子的是某種能力,是不是就要某種相應的成功才能展現出來?我還記得考上大學之後,被老師邀請回學校與學弟妹分享如何準備考試。如果你能做到一件大家期盼著卻做不到的事,他們就會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你。但不代表你說的話就是對的。

 

我不是念醫科,大學仍讀了7年

我在大學一共讀了七年,但不代表我讀的是醫科。本以為大學會是更適合我的環境,畢竟我在國小的時候就開始自由選課,享受空堂。不過呢,念了兩年半就因為雙二一,被清華物理系退學了。關於我念不下去的原因眾說紛紜,自己也還沒有找到一個滿意的答案。

總之後來我重考上了別的大學,畢業退伍之後,成為一名自由教育工作者。雖然不認識我的人可能覺得:「啊不就是流浪教師?」認識我的人可能會關心:「那你什麼時候能轉正職?」我不反對他們的評價,但我還蠻喜歡這樣的狀態。它原來有一個比較通用的名稱叫「獨立教育工作者」,不過當初我記錯了,把獨立記成了自由,後來覺得自由更符合自己的狀況,於是就沿用下來。

我在實驗學校、自學團體、閱讀教室兼課,也有嘗試自己開課,總之就是去各個能讓我做喜歡的事的地方,做我喜歡做的事。我自稱是一名寫作老師,不過沒有寫得那麼好,沒有那麼多寫作課給我上,所以寫作課大概佔一半的時間,另一半的時間我教的可能是:科學、體育、戶外、問題、營隊、桌遊……不過這個學期,我暫停了大部分的課程,想留一點時間給自己,重新去面對寫作這件事。

會走上這條路,主要是雖然一直喜歡文學,退伍後卻不確定自己能做什麼工作,於是就問了以前的老師,先回母校種籽實小兼課。之後又因為在寫作上沒什麼進展,而教學上則是透過擁有的人脈,能接到的課程越來越多,漸漸就真的成為一份能夠養活自己的工作。所以如果說我現在的人生,與兒時接受的實驗教育有什麼確切的因果關係,大概就是它讓我能夠成為一位實驗教育的老師。不過我有因此比其他背景的老師教得更好嗎?其實也沒有。

 

結語

「實驗」二字在其他的脈絡中,多半只是為了達成某種目的的手段,但我心中的實驗教育卻不同。我自己作為自由教育工作者,雖然思考課程能帶給學生什麼,也是每一次開課都要面對的問題。不過更多的時候,我在思考的是每一次的見面,我要怎麼與學生相處,我要以什麼方式對待他們,我怎麼將我認為好玩有趣、美麗感人的事物分享給他們。

每學期我會帶高中寫作課的學生去兩次海邊,去玩水散步吹吹風,然後找一個地方討論彼此的文章。海邊對寫作的意義我還在摸索,會這麼設計更多是因為海邊對我自己的意義,以及與學生一起去海邊的感覺。

以一堂課程來說,但願學習的過程便已足夠,因為最終我們不一定會成功,不一定會成為獨特的人,還可能會被大學退學,想當作家卻什麼也寫不出來。但最終我們是我們自己,沒有成為別人要我們成為的人,沒有去過不是自己的日子,對我來說就足夠了。

 

 

 

【再給自己1分鐘,教育孩子更輕鬆】

台灣90後女孩美國實踐創業夢:我的第一志願是大學夜間部
著迷鋼彈孩子會變壞?15歲亞軍得主:我給自己十年,成為世界冠軍

國際小提琴巨匠蘇顯達:小提琴是我三思而後的叛逆
我所看見的實驗教育:嘗試在都市裡過著他的海廢人生

 

 

 

撰寫  潘瑞士
攝影   潘瑞士

潘瑞士      自由教育工作者,喜歡寫作,在另類學校與自學團體兼課,自己則開設一堂「寫作課與海邊散步」。是個不太年輕的年輕人,內心像個小孩喜歡恣意而為,擔任助教時常被學生誤認為一起來玩的大人,或忘記回家的家長。常被學生說:「你好老喔,結婚了嗎?怎麼還沒有女朋友。」其實只是白頭髮比較多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