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家裡,你會鎖上房門嗎?一個不經意的舉動竟能看出心理狀態與父母關係!

記得從中學時代開始,父親經常會突然衝進房間來檢查我是否在做功課,而我又比較貪玩,所以經常會在手忙腳亂藏起漫畫書的時候被他逮個正著。很多人會覺得這是對不懂事的小孩必要的管教,可是如果作為一個成年人,依然會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父母突然闖入私人空間,則另當別論。

我們從小就和父母住在一起,但為什麼隨著年紀增長,卻變得愈來愈抗拒與父母共處呢?我想從一個很小的相處細節談起:鎖門。你在家裡的時候會鎖上自己房間的門嗎?我猜大多數人都不會鎖門。大家可能會覺得一家人這麼親近,鎖門是一種奇怪的行為,父母會責怪,自己也會覺得不好意思。

你可能不知道,這個細節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你的心理健康和與父母的關係。有幾位來訪者都和我談到一個典型的問題:房間不鎖門,父母隨時可能進來,於是自己在家裡時常處於緊張焦慮的狀態。

空間與自治

在探討心理健康問題時,我們很容易把人的心理活動放在真空中看待,認為一切都是來自主觀的體驗與選擇。可是人的心理與所處的物理空間也有聯繫。著名的人本主義諮商大師歐文‧亞隆曾經提到他的一個案例,一位來訪者喪偶之後一直無法走出心理陰影。為了更好地瞭解這位來訪者,亞隆提出對他進行家訪的建議。

亞隆發現來訪者家裡放滿了逝去妻子的物品:書本、照片、個人用品,其中最為顯著的就是客廳正中央的單人沙發椅。來訪者的妻子就是在這張沙發椅上去世的。整個房間都是關於妻子的物品,而關於他自己的東西卻非常少。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來訪者無法走出哀傷的原因,因為他的生活被關於妻子的回憶填滿。

生活環境通常可以映射出我們和生活伴侶的關係狀態。這樣的映射並不是有意為之,而是在日復一日的互動中逐漸形成的。那麼自己的房門是否上鎖,又能映射出什麼呢?

社會心理學有一個理論叫做自我決定理論(self-determination theory),這個理論認為人們天生具有成長和向好的傾向,不過這種傾向的實現與否取決於一個人是否足夠自治,是否具有內在動力。自我決定理論認為動力愈源自內在,人們便會愈努力地執行自己的選擇。

比如智力相當、個性相似的兩個孩子,在同樣的教育環境下努力學習,一個是因為對學習內容感興趣,另一個是因為父母對自己的好成績的獎勵,那麼前者很可能擁有更好的表現和結果,同時也會擁有更健康的心理狀態。發自內心的、依據自己意願的行為往往能夠帶來更好的生活狀態和心理狀態。

發自內心的意願,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前提,就是保持一定的獨立自治。人如果沒有獨立性,習慣以別人的評價和期待為動力來源,那麼他可能很難堅持自己的個人意願。

不給自己的房門上鎖,意味著私人空間可以隨時被打破,也就意味著沒有獨立自治的可能。不上鎖的房門,象徵著個人界限的模糊和缺失。這種沒有私密性的空間,面臨著隨時被侵入的風險,人自然會因此充滿焦慮。

缺失的獨立

當我和那幾位不敢在家裡鎖門的來訪者談到不能鎖門的影響時,他們幾乎都提到了以下幾點:
第一,持續焦慮。有種被監視的恐懼感。尤其是當家庭關係充滿衝突時,由於不能鎖門,感覺衝突會一直蔓延到自己的房間裡。引用一位來訪者的話,「想哭都不敢哭」,雖然心情難過,但是更不願被父母發現自己在哭泣。

第二,不接納自己。當缺少了明確的界限,沒有私密空間自由表達和處理自己的感受時,許多人便無法面對和接納自己的想法和喜好。因為即使獨自一人待在房間裡,也會強迫自己做出符合父母期待的樣子來,而這些期待和自己的真實想法往往是相衝突的。長此以往會導致我們逐漸失去自我接納的能力。

第三,猶豫不決。因為心理上缺少安全感,時刻面對著自己的想法和父母的期待之間的矛盾,內心的感受會不斷被質疑和否定,所以徘徊糾結,無法在自己的渴望和父母的期望之間做出抉擇。
簡言之,不鎖房門這個小小的舉動,可能會讓人在家庭關係中缺少合理的界限和獨立性,進而失去足夠私密和自治的空間來獲得自我成長。

【書名:假性親密關係:為什麼我們看似親密,卻貌合神離?】
【作者:史秀雄】
中國心理諮詢師(同台灣諮商心理師)。多倫多大學社會工作碩士,師從知名社工和心理學教授曾家達,專注青年情感、個人成長和心理健康諮詢。職業理想是讓自己失業,因為那就意味著大家都過得很幸福了。

(資料由寶瓶文化提供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