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想替孩子承受這些痛!小心這個動作,會害了孩子的將來!

 
幸福絆腳石

我情願替女兒承受一切傷痛

我女兒因為某個同學沒有邀請她去參加過夜的聚會,而所有其他的朋友都得到邀請,所以她悶悶不樂。我很想打電話給那個孩子,跟她講點道理。當然,我絕對不會那麼做,就算我只是稍微提一下,女兒都會殺了我。但是我實在替她感到難過,如果可以,我情願代替女兒承受一切的傷痛,可是我辦不到!—茱莉,四十歲;紐約州瑞爾(Rye)

● 回到情緒的源頭

茱莉是個家庭主婦,過去曾在廣告界工作。她當年的表現極為搶眼,獲獎無數,一直做到負責媒體企劃的副總經理。茱莉當母親也是不同凡響,她為女兒、先生和整個家庭付出一切。「我覺得在家裡很有成就感,對於結束在外工作回歸家庭,我一點也不後悔,給我千金我也不換。」

不過,有一件事茱蒂始終放心不下。隨著兩個女兒漸漸長大,要顧慮的地方也愈來愈多。「妳知道那句老話吧?『小孩子小問題,大孩子大問題。』現在我女兒已經十歲和十二歲了,剛剛搭上青春期的雲霄飛車,我的日子就要開始難過了。每當看到女兒心情不好,或是有什麼煩惱,而我又無能為力時,我的情緒就會很低落,受到的打擊好像比她們還嚴重。」

茱蒂的兩個女兒在校成績不錯,可是大女兒蘇菲有一些社交上的問題。「我很想打電話給那個辦過夜派對的孩子,給她上一課包容心和考慮周到的重要性,甚至情緒失控地對她大吼!當然,我絕對不會那麼做的。」

● 開啟幸福的鑰匙

凱撒琳說,茱莉的本能反應是出自愛女心切,可是卻走錯了方向。她像大多數父母一樣,希望孩子什麼都是最好的,可是她不能代替孩子,她只能協助孩子,讓她們獲得走過人生所需要的工具。有時候,幫助孩子瞭解雖然遭遇重大失望,仍然可以活得很好,也是很珍貴的成長經驗。

不出所料,茱莉待錯房間了,她不能住在小孩房裡。她把小孩房當成自己的房間,反而可能加劇女兒對於邀請函「失蹤」的失望。茱莉應該做父母,她應當到起居室去,在那裡發揮成年人的影響力,而不是扮演小孩。

茱莉的第一步該怎麼做呢?目前,她把一切都攬在自己身上,因此她必須走出自我,她已經不能再回到念八年級的時代,再重新打一場她當年輸掉的仗(每個人都有放在地下室裡不堪回首的過去)。不過身為母親,她可以引導蘇菲去體驗人生,協助她懂得如何自處。

茱莉務必要像一個明智的大人般思考,不可以像個受傷的小孩。她必須是女兒在學校(及人生)歷經風風雨雨後,回到家裡時可以依靠的風平浪靜的安全島。她必須把這次過夜派對當作小事一樁看待,無須視為是女兒社交上的重大障礙,她甚至可以對女兒解釋:「記得妳這次的感受,等下一次妳打算把某人排除在外時,這次經驗可以幫助妳做出正確的決定。」

凱撒琳說,茱莉需要有同理心,認真聆聽並且讓女兒盡情表達她的情緒,但是不要火上加油。

假使她覺得心痛,想要替孩子解決問題,反而會弄巧成拙。茱莉只需要靜靜地聽,並且承認女兒的心裡不好受,然後當場放下,切莫老是想著它。或許她們母女可以做一些其他的活動,像是去看場電影或其他有趣的消遣。父母對十幾歲青少年社交生活的好壞不必太認真,否則小孩子多變的情緒便會侵入到家裡。

幸福小工具:家庭生活應該是孩子在學校走廊遭遇情緒風暴後的避風港。妳的童年已經過去,請扮演好父母的角色,言行舉止要符合妳的年齡。

 

 

 

【書名:整頓妳的情緒房間:梳理不安,清掃煩悶,告別每一天的情緒困境與幸福陷阱】
【作者:露西‧丹齊格, 凱薩琳‧柏恩杜夫】

露西.丹齊格 Lucy Danziger
擔任《悅己》(Self)雜誌總編輯,現居紐約市。

凱撒琳.柏恩杜夫 Catherine Birndorf
精神科醫師、紐約長老會醫院威爾康乃爾醫學中心(New York-Presbyterian Hospital∕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)創辦人兼主任,同時也替《悅己》雜誌撰寫專欄。現居紐約市。

(資料由時報出版提供)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